传奇足球评论员



传奇足球评论员



自广播和之后的电视问世以来,负责评论足球场上所正在上演这一切的足球评论员们在某些情况下几乎与球员一样著名。优秀的足球评论员可以用自己精彩的解说为进球更添光彩,共同成为不朽的记忆。 接下来这些话筒爱好者便以自己的方式在比赛中留下了与这项运动中的伟大球员们一样多的印记,他们的言语和声音与足球运动同在。




Kenneth Wolstenholme


1950年代和60年代,当英国足球球首次出现在电视上时,同时出现的便是来自这位传奇的兰卡郡本地人的高昂的评论声。沃尔斯滕霍姆(Wolstenholme)评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转播过的足球节目“Match of the Day”,并在足足二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将足总杯决赛带入了每家每户中,直到1971年他最终离开英国广播公司。 然而,正是1966年世界杯决赛确保了电视台的历史地位。在英格兰与西德发生冲突的最后几秒钟,温布利人群再也无法自拔而冲上了球场。沃尔斯滕霍姆惊呼道:“有人在球场上,他们认为一切都结束了。”在杰夫·赫斯特(Geoff Hurst)取得英格兰第四个决定性进球时,他补充道:“就是现在。”




Victor Hugo Morales


他或许出生在乌拉圭,但很少有评论员像莫拉莱斯那样与阿根廷足球有密切的联系。这位现年70多岁的老将自1981年起就一直在南美国家工作,并在广播电视节目中加入自己独特的风格。 像沃尔斯滕霍姆一样,莫拉莱斯在英格兰世界杯比赛中达到了他作为足球评论员的巅峰,但是三狮军团却输掉了比赛。他对迭戈·马拉多纳(Diego Maradona)在1986年四分之一决赛中令人惊讶的第二粒进球评论道-“宇宙风筝,你来自哪颗星球”-成为了这次历史上最佳攻门之一的经典解说。



Galvao Bueno


“都结束了!都结束了!第四次夺冠!第四次!“巴西人加尔瓦·布埃诺(Galvao Bueno)用这些话庆祝了当罗伯托·巴乔(Roberto Baggio)在1994年世界杯决赛中射失点球之后,巴西队第四次夺得世界杯冠军,结束了巴西连续24年未染指冠军的历史。 盖尔沃(Galvao)不仅报道了媒体巨人格洛(Globo)在1994年和2002年的获胜情况,而且还参加了美国体育史上最悲惨的时刻之一,即一级方程式赛车传奇车手艾尔顿·塞纳(Ayrton Senna)的去世。虽然他也因经常躲在麦克风后出言不逊而在巴西闻名,而在五十年之后,六十岁的他依旧老而弥坚。




Kwabena Yeboah


Yeboah目前是加纳体育作家协会主席,多年来凭借其作为记者的工作和热情洋溢的评论风格赢得了较高声誉。无论何时进球,他的标志性评论语“ oluwaa”在他的祖国和整个非洲都广为流传,当比赛极其激烈时,他还会使用德语的呼喊Wunderbar来进行表达。